资讯首页 广西防城港天气 本地楼市 楼市焦点 商业动态 政策法规 人物专访 国内楼市 优惠活动 看房日记 工程进度

中国人口形势雪崩,是危言耸听?对房地产有何影响?

2018-04-13 作者:房的的 来源:网络 综合编辑 房的的 点击 评论

人口学者梁建章日前也撰文称,随着生育堆积结束后育龄女性数量的锐减,出生人口将在2018年进入雪崩状态,在之后十年将以每年减少30万到80万的速度萎缩。但现在看来,出生人口雪崩比我们预料的来得更早,也更加迅猛。西方国家头疼了几十年也没搞好的问题,终于也被中国碰上了!这问题真的有那么可怕吗?还是危言耸听呢?对中国房地产行业有何影响?

    

QQ截图20180127012746.jpg


  

456.jpg

  01

  西方国家头疼了几十年也没搞好的问题,终于也被中国碰上了!

  近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人口出生数据引发了热议。

  数据显示:2017年出生1723万人,死亡986万人,年末139008万人。

  用统计局自己公布的数据比,2017年全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2016年,全年出生人口1786万人,今年比去年少了63万婴儿。

  换算成百分比,2017年人口出生率仅仅只有1.24%。

  中国人口出生率比上一年下降了0.52‰,仅为12.43‰。

  QQ截图20180127012811.jpg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这证明,即使国家全面放开二胎,也没能挽救人口衰减的现状,整体上的老龄化似乎也已成为未来定局,比日本的情况还要棘手。

  毕竟,日本2015年的人口出生率就已经达到1.26%了。

  等过些年,中国的死亡人口突破两千万后,出生人口依然在逐年下降,那便是中国人口负增长之时。

  2017年我国不但出生人口减少了,而且劳动年龄人口也减少了。2016年我国16-59岁劳动年龄人口有90747万人,而2017年这个年龄段的人口只有90199万人,减少了548万人。

  QQ截图20180127012820.jpg



                                     中国人口年龄结构变化资料来源:IMF

  这是自2012年以来我国劳动年龄人口连续六年下降。

  在出生人口和劳动年龄人口下降的同时,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进一步提高了,2016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为16.7%,而2017年这一比例提高到17.3%。

  789.jpg

   02

  2016年,中国全面放开二胎政策,从一开始人人叫好,上到45岁大妈下到适婚青年全都鼓起肚皮生孩子,到又恢复以往常态,竟然只有不到两年时间。

  不想结婚的还是不想结婚,不愿生的还是不愿生,出生人口继续下降。

  国家之前还严打二胎,转脸就开始鼓励生育,变脸是很快的。严打二胎、提倡一胎的海报和横幅,还在各个地方挂着:

  



  QQ截图20180127012829.jpg

QQ截图20180127012837.jpg


  



  转眼就铺天盖地地宣传二胎的好:

  


  

QQ截图20180127012854.jpg


  

QQ截图20180127012914.jpg

                               QQ截图20180127012922.jpg

                                       (嗳?好像画风不太对···)

  放开二胎政策,没能使得新生儿持续增加,反而依然是减少的。

  政策转变时,计生部门发誓此举一定可以改善中国人口结构,到现在可以说深刻打脸了。

  他们忽略掉了一个显著的事实:

  城市适龄人口,结婚意愿很低;

  城市适龄人口,生育意愿很低;

  城市适龄人口,生育二胎的意愿更低;

  城市适龄人口,有一胎打算要二胎,头胎难伺候的,绝不愿再生第二个。

  

QQ截图20180127012934.jpg


                                   2014年中国人口年龄分布结构 来源:世行

  03

  “全面二孩”为何后续乏力?“造人”如何继续发力?一言以蔽之,孕、生、养、育、教压力山大的现状亟待破解。

  生育意愿低迷的重要原因是抚养孩子的成本太高,而且许多职业女性担心生育二孩会导致职位变动或影响职务升迁,加剧原本就存在的隐性就业歧视。

  为生二孩减负是一场涉及方方面面的民生大计。

  首当其冲的,是如何给年轻人、育龄家庭减负。

  “自己都快养不起了,还养二胎?价这么高,哪有空间再给二胎留个间”……这些言论,直指生二孩给普通家庭带来的经济压力。

  为此,才产生了“对生育家庭给予减税和补贴”的呼声。在减税上,我国目前实行以个人为单位征收个税,这意味着同等收入情况下,“二孩”家庭将要比“一孩”家庭背负更沉重的纳税负担。改以家庭为单位征税,并对“二孩家庭”适度减税,刻不容缓。

  另外,育儿的时间成本也不容忽视。养育一个孩子起码需要三、五年的全情投入。

  虽说为了孩子付出天经地义,但如果全然照搬以往养育方式,父母所做出的牺牲无疑是巨大的,往往会以耽搁乃至错失个人发展为代价,这是个人难以承受之痛,同样也是社会的损失。

  

QQ截图20180127012942.jpg


  2014年印度人口年龄分布结构 来源:世行

  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年轻人们不愿意生二胎,甚至不愿意生孩子,都是可以理解的了。

  在生育意愿低下的时代,鼓励生育是要下血本的。

  譬如古代休养生息时,勾践规定“生丈夫,二壶酒,一犬;生女子,二壶酒,一豚;生三人,公与之母;生二子,公与之饩”。空手套白狼是不可能的,国家也只有规定“生二胎,公家分一套;生三胎,公家管孩子从小到大一切费用”,生育率才可能有救。

  但这又不可能实行。

  为啥呢?

  鼓励生育二胎,本来就是为了避免未来人口危机导致的养老困难。

  十来年后,这批新生儿就是要用来为国家扛担子养育老人的。

  否则,纳税交钱者少,享用者多,整个运作就很难了。

  无论是分,还是从小到大养着,就都是不可能的。

  

QQ截图20180127012951.jpg


  如今人们的初婚年龄已经越来越迟。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04

  实际上,中国已陷入低生育率陷阱。

  昔日依靠工分挣钱的人们,相信多生劳力(且主要是男劳力)可以改善家境,因此在八九十年代依旧生育意愿爆棚。

  经历三十年的打压,终于实现了总和生育率1.04的伟大奇迹(即平均一对男女只生育1.04个孩子,正常的应在2.1左右),到疯狂鼓励二胎的2017年,才恢复到1.44,往后是不可能更高了。

  好在中国的城镇化还没那么彻底,依然有40%的农村人口,农村当年靠劳力挣工分,深信人多得的多的简单原理,所以还有可能愿意生育,但同时必须伴随着较为丰厚的实质性奖励,不能光发奖状,否则意愿依然不会很高(之前一直维持在1.45~1.70左右)。

  就放过城市中产吧,这群人也真有很喜欢孩子,想多生几个的。

  但对大多数人来说,一个孩子还能凑合,俩孩子就要考虑再拼死拼活赚下另一份家业,那是不可能的,除非多生一个国家就给分一套市区的子。

  富翁大佬是不怕多生几个的,甚至可以多生几个私生子,因为钱和;都不是问题。

  但富翁毕竟是少数,人力有限,靠不住的。

  

QQ截图20180127013004.jpg


  而中国之前那么多年,极力造就的中产阶级,则是最没生育意愿的一群人。

  只能靠农村人了,不过,农村人也不一定就真那么听话,你说让人家生,人家就放开了生,还要使之达到2.5~3.5的总和生育率,来弥补总人口亏空。

  但很显然,中上层收入者不愿生孩子,底层收入者放肆生娃,这并不是国家开放二胎的目的。

  除了废除计划生育,还能做些啥?

  上文提及的可怕后果是不治之症吗?

  是,也不完全是。能改善或者延缓这种状况的唯一救星是——生育率。

  正常来说,当下的中国,即使没有大规模战争、瘟疫、自然灾害,每个妇女平均生育2.2个孩子才能保证种群的世代更替——而中国生育率已经25年低于这个更替水平。

  为此,马光远呼吁,尽快彻底废除计划生育政策。在他看来,计划生育政策已经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应该看到,即使废除了计划生育政策,面对生孩子的种种顾虑,也未必能够逆转人口下滑的态势。

  原因不复杂,长期生育限制、生育成本高、生育观改变导致的民众整体生育意愿走低,这种低生育意愿和低生育率的现实短时间里很难得到逆转。

  现代化过程中,增加养育孩子的实际成本与养育孩子的机会成本大大提升,养育孩子是一种以自己的艰辛付出来给社会提供公共产品的利他行为,生育率下降是普遍现象。而这种下降抵消养育的规模效应也将不断自我强化,恶性循环。

  基于此,梁建章建议,要为孩子减税和补贴。

  梁建章称,在养老社会化的背景下,这种做法在经济学上是合理的,在社会道义上也是公平的。对养育孩子的家庭来说,孩子接受免费的公立义务教育,相当于家庭享受了政府的教育补贴,但孩子长大后缴纳的用于支持社会养老的社保等税金,则相当于这个家庭未来对社会养老体系的补偿。

  综合世界中高收入国家的情况来看,政府的教育投入一般占GDP的5%,而养老支出占15%。因此,相对于个人收入,养育一个孩子意味着从政府获得了5%的教育补贴,但未来则贡献了15%来支持社会养老体系。因此,公平来看,政府对每个小孩应该补贴人均收入的10%(15%-5%)才足以补偿养育家庭对社会的付出。

  比如,受到长期低生育率的拖累,日本经济一直萎靡不振,如何提升生育率成为日本社会的难题。而根据今年1月9日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的报道,日本小镇Nagicho在推出生育补贴等鼓励生育措施后,生育率从1.4提高到2.8。这个消息给深受低生育率困扰的日本社会透出了一线生机。

  那么,政府是否有财力承受这种养育扶助呢?

  根据财政部的数据,个人所得税只占公共财政收入的6%左右,所以按孩子抵税的方式来减少个人所得税对国家财政影响非常有限。实际上,中国民众的整体税赋放在全世界范围来看都算是比较高的,尤其是相对于民众享受到的公共福利来说更是如此。

  因此,降低税赋并补贴家庭应该是财富再分配的基本方向。长期来看,对孩子的补贴本质上是对于本国人力资源,也就是未来的投资。相对于当下普遍“过剩”的中国经济来说,投资于人力资源恰恰是回报最高的选择。

  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之下,美国税改法案也自然引起了中国社会的特别关注;该法案会对中美经济互动产生何种影响以及中国是否也需要减税成为财经界的热点话题。

  不久前,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了自1986年以来美国最大规模的税改法案。根据该法案,美国联邦企业所得税率将从35%降至21%;而个人所得税的大部分税率也有所下降,其最高税率从39.6%降至37%。

  梁建章认为,应对美国减税方案的最好方式,就是减免养育家庭的个人所得税。这样短期可以提振中国的内需,长期有利于提升过低的生育率,进而维持中国的人力资源优势。

  目前中国老龄化还只是刚刚开始,补贴生育在财政上还可以承担。但如果错过当前时机,随着人口老龄化的进一步加剧,届时维持社会正常运转的财力都可能捉襟见肘,更遑论去补贴没有短期收益的养育事业了。

  此外,未来10年,处于育龄高峰期的女性将减少40%左右,再加上全面二孩实施导致的生育堆积释放结束,如果不大力鼓励生育,中国的年出生人口将以每年减少30万到80万的速度雪崩,最终威胁中国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因此,在财力上大力扶助生育正当其时。当然其实也不用杞人忧天,过分担忧,一切顺其自然,注意政策引导!

  最后要讨论的是:人口老龄化,中国房地产行业如何发展,房价走向何方,是涨还是跌,对中国经济有何影响?三四线城市,比如广西防城港,一个旅游、港口和工业刚刚发展的城市,未来的房价如何?这都是关乎老百姓切身利益的事情!


相关阅读

热文排行